首页 > 恐怖惊悚 > 第249章 如何对付火牛阵_垃圾食品援助蜀汉

第249章 如何对付火牛阵_垃圾食品援助蜀汉

吴老狼 821万字 8206人读过 连载

“东莞王恕罪,我们后将军特意派遣小使前来致歉,昨夜巡营时,我们后将军不幸受了风寒,全身不适难以起身,所以今天无法应约决战,还请东莞王宽限数日,待我们后将军病体痊愈,再亲率大军与东莞王正面决战。失约之罪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最新章节:第674章 非酋变欧之路(2021-06-28)

第249章 如何对付火牛阵_垃圾食品援助蜀汉章节阅读

“东莞王恕罪,我们后将军特意派遣小使前来致歉,昨夜巡营时,我们后将军不幸受了风寒,全身不适难以起身,所以今天无法应约决战,还请东莞王宽限数日,待我们后将军病体痊愈,再亲率大军与东莞王正面决战。失约之罪,望东莞王千万海涵。”

在司马伷和晋军文武的面前,苏大夫是低声下气,连连道歉,晋军文武却是个个满脸讥笑,争先恐后的嘲讽道:“受了风寒?怕是你们伪汉贼军怕了我们大晋军队才对吧?”

“言而无信,卑鄙小人,亏他张志小儿还有脸大骂邓艾逆贼在长城一再失约,原来都是一路货色。”

“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你们伪汉贼军也就这点德行了。”

司马伷既有城府又有风度,知道张志如果铁了心耍赖不战,自己也拿他毫无办法,更知道冷嘲热讽摆明了毫无作用,便索性故作大度的说道:“也罢,既然后将军偶有不适,那今天的决战就取消了吧,烦请贵使回禀后将军,让他多加保重,一会本王会让使者给他送去治疗风寒的药物。”

苏大夫连声道谢,这才告辞离去,羊祜则等到苏大夫走远了才向司马伷问道:“东莞王,张志逆贼打正面决战从没输过,这次为什么言而无信,耍赖避战?难道他已经识破我们的意图了?知道没有把握,所以干脆临时反悔?”

“你问本王,本王问谁去?”司马伷十分无奈的反问,又说道:“至于张志逆贼是否识破我们的意图更不知道,不过没关系,崤函道南北狭窄,是以火牛冲阵的理想战场,张志逆贼只要敢和我们决战,我们就有必胜把握。”

言罢,司马伷先是命令晋军徐徐退回营地休息,然后还真的派遣了一名使者过营去探望张志,送上自己承诺过的药材。

让司马伷意外,傍晚时,晋军使者回营禀报,说张志是躺在榻上接见的自己,看神情气色似乎真的染上了什么病,同时张志的寝帐里还尽是药味,司马伷听了诧异,自言自语道:“难道说张志逆贼是真的病了?他如果是耍赖的话,没有必要布置什么假象欺骗本王的使者啊?”

站在司马伷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好象就是这么凑巧,又过得数日后,先是一万汉军从蒲坂津回到了潼关增援主力,然后张志又派遣了一名汉军使者过营拜会司马伷,先是就之前的失约不战一再道歉,又感谢了司马伷的关心和送药,然后才呈上了一道战书,邀请司马伷在第二天率军与汉军正面决战。

慎重考虑了片刻,司马伷这才在战书上批下了来日决战的答复,结果汉军使者告辞离去后,羊祜当然马上就向司马伷问道:“东莞王,你真的同意决战?贼军方面歇息了数日突然约战,只怕已有周密准备,我军不明敌情仓促迎战,只怕会落入被动啊?”

“不怕。”司马伷自信的回答道:“我已经仔细的推演过战局,发现就崤函道这南北狭窄的地形,贼军不管用什么手段都绝对破解不了我们的火牛阵,我们的火牛队也只要冲乱了贼军的队列便可稳操胜算,所以我们大可以放心决战,不用担心贼军耍什么花样。”

在此之前,羊祜当然也已经反复推敲过晋军祭出火牛阵后的效果,还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在崤函道的狭窄地形上破解火牛阵的办法,又见司马伷决心已定,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按照司马伷的命令,立即着手准备第二天的决战不提。

次日清晨,在司马伷的亲自率领下,总兵力多达十二万余人的晋军再度出动了十万大军西进,浩浩荡荡的向着潼关方向杀来,也和上一次一样,故意全部用壮牛拉车运载盔甲武器,又悄悄的在每一头牛的尾巴上全部系上了一束浸泡过桐油的苇束,随时准备着牵到前方点火冲阵。

约一个时辰后,斥候送来急报,说是张志已经亲自率领着五万多汉军越过潼关东进,正列队向着晋军迎来,自信满满的司马伷大喜,赶紧命令军队抢占有利地形布阵,让晋军步兵居中排列成方阵,把骑兵布置在了两翼,打算等汉军逼近五里位置后再让火牛上前,以免汉军提前察觉,抢先逃跑。

又耐心等了一段时间后,晋军斥候再度飞马来报,说是汉军已经逼近到了五里处,司马伷再不迟疑,立即大喝道:“火牛队上前,做好准备!”

命令传达,后排的晋军后队立即牵牛上前,将两千余头壮牛在晋军阵前一字排开,每头牛安排两名士卒手执火把等待,还有一些士卒抓紧时间在一些牛的牛角上绑上尖刀,以此增加牛的冲击力,晋军众将则在阵中纷纷狞笑,仿佛已经看到了牛群将汉军队列冲得一片大乱的美好景象。

又过得片刻后,晋军斥候再度飞马来报,向已经高坐阵中的司马伷奏道:“禀东莞王,贼军在四里外暂停前进,步兵排列锥形阵,骑兵分居两翼,还有,贼军把许多牛牵到了阵前。”

“嗯。”

还是在随意点完了头后,司马伷才突然发现不对,赶紧跳起来惊叫问道:“什么?贼军把许多牛牵到了阵前?”

“回禀东莞王,确实如此。”斥候如实回答,说道:“数量很多,恐怕有一千多头。”

司马伷大惊失色,赶紧与羊祜飞快对视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惊叫道:“贼军也要用火牛阵?!”

“肯定不假!”羊祜赶紧补充道:“不然的话,张志逆贼无缘无故的把牛群牵到前面做什么?”

“三哥,怎么办?”旁边的司马骏赶紧问道:“火牛对冲,双方都是队形大乱,我们有没有把握?”

司马伷飞快盘算,也很快就得出结论道:“应该对我们有利,我们的骑兵有优势,步兵队列都被冲乱,我们的优势骑兵可以乘乱杀入敌阵,为我们的步兵重新整队争取到时间。”

“东莞王,贼军也有骑兵。”羊祜赶紧提醒道:“倘若贼军的骑兵暂时缠住了我们的骑兵,和我们同时重新整理好队形,我们就麻烦大了,上策应该是放弃这场决战,立即退兵。”

“来不及了!”司马骏赶紧说道:“相距不过四里,还没等我们的军队撤回营地,贼军就已经追上我们了,到时候损失只会更大!”

“坚决打!”司马伷下定决心,说道:“给任峻和敬琰传令,叫他们发起冲锋时,尽量不要理会贼军骑兵的拦截纠缠,全力冲击贼阵!给我们重新整队争取时间!”

原本已经必胜的战局也重新走向了未知,又过了一段时间后,排列成巨大锥形阵的汉军队伍逼近到晋军阵前的大约两里处,也果然把无数的耕牛推到了前方充当先锋,结果也还是到了这个时候,司马伷和羊祜等人才隐约看到,汉军竟然是把四五头牛连接成排驱逐前进。

擅长动脑子,羊祜只是飞快的盘算了一下,马上就惊叫道:“东莞王,不好!我们的火牛,肯定冲不赢贼军的火牛!”

“为什么?”司马伷赶紧扭头问道。

“因为贼军的火牛是连在了一起,难以转向,点火后肯定是笔直冲锋。”羊祜赶紧解释道:“但我们的牛不同,我们的牛没有联在一起,点火受惊后会不受控制的四处狂奔,只会有一部分冲向贼军队列,效果肯定不及贼军的火牛冲阵!”

“奸贼!考虑得真周到!”

司马伷醒悟大骂,然而后悔也已经晚了,仓促之间,晋军又那来得及把这么多的火牛连在一起?同时把牛群驱逐到了晋军阵前的里许外后,汉军还抢先一步点燃了牛尾的浸油苇束,四五只耕牛吃疼受惊,立即扬蹄狂奔,如同一辆辆重型坦克一般,笔直冲向里许外的晋军步兵方阵。

“快点火,点火!”

吼叫声中,晋军士卒也赶紧纷纷点燃了耕牛尾巴上的苇束,晋军的火牛也吃疼狂奔,纷纷哞哞惨叫着冲向前方。

场面也因此变得壮观无比,从天空俯瞰下去,一千多头汉军火牛以四到五头为队,互相拉扯着狂奔向前,带着熊熊烈火冲向晋军的步兵方阵,势如重锤猛击。两千余头晋军火牛也同时扬蹄狂奔,同样是带着滚滚浓烟冲向前方,犹如一把把利刃刺出。

很遗憾,和羊祜估计的一样,因为距离较远,冲出了一段距离后,没有连接在一起的晋军火牛就纷纷改变方向,或是向北或是向南,还有一些掉过了头来冲向来路,只有一部分火牛是笔直冲向了汉军阵地。

汉军的火牛却不同,因为平行连接在了一起转向困难,一千多头汉军火牛几乎全部都是笔直冲向晋军的密集方阵,还没有冲到晋军阵前,就已经让无数的晋军士卒感受到了一种冲天的杀气,让晋军士卒心惊胆战的凛冽杀气。

事还没完,眼看一部分晋军火牛即将冲到汉军阵前时,汉军阵前突然接连炸开霹雳巨响,无数广口铸铁炮接连喷射出火光和碎石铁渣,爆发出如同惊雷一般的巨响。接着汉军士卒还纷纷上前,奋力向着笔直冲来的晋军火牛投掷原始手雷,制造更多的巨响恐吓晋军奔牛。

和倒霉的永远健康走麦城一样,见汉军的阵前突然霹雳连响,绝大部分的晋军火牛再度受惊,纷纷掉头冲向来路,和汉军的火牛联手冲击晋军战阵,只有极少数的火牛冲进了汉军阵中,多少给汉军制造了一些麻烦。

这个时候,如同重型坦克一样的汉军火牛也已经冲进晋军人群,然后不消说,牛群所到之处,晋军士卒自然都是一片大乱,大呼小叫着争相躲避四处乱跑,期间还出现了自相践踏的情况,汉军的火牛则长驱直入,不见接连冲溃了多个晋军方阵,还笔直冲进了晋军方阵的内部深处,给晋军士卒造成了无数死伤和混乱。

趁热打铁,见自军的火牛冲阵成功,张志立即下令挥动令旗,命令张筏和赵统率领的汉军骑兵左右出击,主动冲击晋军的骑兵人群,汉军步兵则迅速的重新整队,然后立即排列着整齐的锥形阵大步前进,笔直杀向已经一片鸡飞狗跳的晋军战阵。

见情况危急,司马伷也顾不得考虑什么性价比了,立即大吼道:“让我们的骑兵冲,直接冲贼军的步兵战阵,给我们重新整队争取时间!”

令旗挥动,布置在两翼的晋军骑兵不敢理会笔直冲来的汉军骑兵,纷纷拍马冲锋,红着眼睛冲向汉军的巨大锥形阵,妄图暂时拦住汉军的锥形阵为自军步兵争取时间重新整队,汉军将士也坚决迎击,靠着密集队形与晋军骑兵奋力厮杀。

还没有双边马镫的骑兵注定在近战方面不是步兵对手,混战中,汉军将士上捅骑士下砍马腿,一边与晋军骑兵奋力厮杀,一边继续保持着严整队形继续前进,期间还不时扔出原始手雷惊扰战马,导致许多的晋军战马受惊失控,反过来将许多宝贵的晋军骑兵冲倒。

汉军骑兵也立即掉头赶来帮忙,从背后猛冲晋军骑兵,在同样没有装备双边马鞍的情况下与晋军骑兵展开近身战,还成功利用晋军骑兵必须全力拦截汉军步兵的机会,以弱击强砍倒捅翻了许多的晋军骑兵,在数量和经验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与晋军骑兵厮杀得平分秋色。

最终,晋军骑兵始终还是没能拦住汉军步兵的整齐前进,而当汉军将士列队冲进了还没有完全恢复队形的晋军人群中后,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也就此展开。

也还是到了这个时候,司马伷、刘弘和郭任等晋军新人,才终于明白了羊祜、司马仑和卫瓘等人为什么会这么害怕与汉军决战,也终于知道了汉军的盔甲确实坚韧坚固得近乎怕人,无论是矛捅刀砍,都很难捅穿和砍破汉军的双层盔甲,而相反的是,汉军的武器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洞穿和砍断晋军士卒身上的铁甲皮甲,给晋军士卒造成致命伤害。

还有体格,司马炎下诏从北方诸州替换出来的晋军士卒长期驻守北疆,常年与游牧骑兵对阵作战,见识过以奶类和肉类为主食的游牧士兵体格和臂力,原本以为以南方人为主的汉军将士在体格臂力方面肯定不如游牧士兵,然而还是在亲自与汉军将士交战后,晋军将士才知道什么叫做小巫见大巫。

汉军士卒的体格那叫体格啊?简直就叫变态!尤其是位于锥尖的汉军精锐,几乎全部都长着代表热量严重过剩的将军肚,胳膊更是直接长成了圆柱状,两刀相撞间,晋军士卒的钢刀不是被直接劈断就是被直接劈飞,几乎没有一个吃亏,而砍到了身体上后,更是通常都能把晋军士卒的胳膊手臂直接劈断,脑袋直接砍飞,在臂力方面胜过游牧士兵不止一筹。

冷兵器时代,没有任何一支以米粮为主食的军队,能够在近身混战中打赢以肉类为主食的军队,七拼八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晋军队伍当然也不例外,交战不过片刻,汉军就已经杀进了晋军的方阵内部深处,继而向着晋军的旗阵大步杀来,晋军士卒鬼哭狼嚎,四处奔逃,迅速露出了溃败苗头。

见此情景,司马伷再也不敢有半点的耽搁,马上就大吼道:“胡烈殿后!鸣金,收兵!”

金钲声才刚敲响,晋军步骑立即向后飞奔逃命,只留下倒霉的胡烈率领本部人马殿后,然后胡烈本人虽然咬牙苦战,无奈他麾下的士卒却大都没有什么死战到底的决心,与吴麻率领的汉军前队交战不过片刻,胡烈所部就已经彻底崩溃,迅速加入了逃命队伍,张志也这才下令发起总攻,率领汉军将士展开全力追击。

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实在难得,为了立功受赏,汉军将士无一不是奋力向前全力追击,只将晋军士卒杀得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渠,晋军败兵则毫无战心,大呼小叫着只是拼命奔逃,期间还互相推搡,自相践踏,死者无数,放下武器投降者更是数以千计。

很可惜,汉军并没有能够顺势杀进晋军营地——才刚看到自军营前附近,司马伷就迫不及待的下令关闭了营门,还命令对着营外依然还是人山人海的晋军败兵接连放箭,逼着他们向其他方向奔逃。

大营进不去,后面又有无数如狼似虎的汉军将士杀来,走投无路之下,早就听说过汉军俘虏政策的晋军败兵自然投降更多,只有少部分顽固份子选择了回头死战或者向其他方向奔逃,结果回头死战者当然迅速被汉军将士乱刀分尸,逃命者也遭到了汉军将士的全力追杀,投降的晋军士卒在晋军营外跪满一地,哀求活命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大营里看到这样的景象,惊魂未定的司马伷只是稍微盘算了片刻,然后就咬着牙齿说道:“退兵,明天晚上就走!”

“东莞王,稳妥起见,最好直接退回函谷关。”羊祜马上建议道。

司马伷黑着脸点头,然后又突然说道:“从今往后,我们大晋朝廷,恐怕再没有力量主动发起进攻,只能是被动挨打了。”

喜欢垃圾食品援助蜀汉请大家收藏:

推荐小说阅读 More+
  •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雄鹰道长

    另一边黄石公庸则是用圆镜术看着张良捡起了黄石洞天。然后一股子冲天气运从天而降融入到了庸的身体之中。与...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阳小戎

    来自浅棠山的小狐妖觉得,不能再被动应对,全寄希望依靠于赵郎和朱先生救场了。否则迟早露馅,和赵郎一起被揍的满...

  • 绝世战神 醉清风

    木家门前,残肢遍地,鲜血染红了地板,如同一片活生生的可怕地狱,时不时的还会有一个木家子弟倒下,男的,女的,都有。与...

  • 万古第一神 风青阳

    林猇他们都非常震惊。“在五级恒星源世界,能到这种程度,真是夸张了。其他九个天君加起来,估计都不如他。”林猇...

  • 黑暗影帝 忘记离愁

    第二次的爆炸让整个大地都跟着颤动。就算是躲在时空间里的姚天君几人都能感受到那热浪是多么的厉害。等到外...

  • 帝国星穹 圣者晨雷

    这一夜对于整个大营来说,都是睡得甚不安稳。虽然营地选在了地势比较高的缓坡之上,再加上按照行军兵法,在营地周...

《第249章 如何对付火牛阵_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果冻读书社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第249章 如何对付火牛阵_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