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争幻想 > 第354章 守哲考核准帝子!风波将起(求月票)_保护我方族长

第354章 守哲考核准帝子!风波将起(求月票)_保护我方族长

傲无常 912万字 7978人读过 连载

……两个可怜的娃~~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两个家族暗暗博弈的棋子,甚至未来自己的婚姻都无法由自己做主。不过,婚姻不能自己做主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尤其是嫡脉,更是如此。因为嫡脉的婚姻,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最新章节:第916章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2021-06-22)

第354章 守哲考核准帝子!风波将起(求月票)_保护我方族长章节阅读

……

两个可怜的娃~~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两个家族暗暗博弈的棋子,甚至未来自己的婚姻都无法由自己做主。

不过,婚姻不能自己做主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尤其是嫡脉,更是如此。

因为嫡脉的婚姻,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更是关系到整个家族的长远未来,若是动不动来个婚姻自由,岂不是乱套了?

包括王守哲,柳若蓝,安郡王夫妇等,都是在家族安排下成的亲。能有机会从几个目标对象中选一个,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片刻后。

又是一轮打挨完,两小只终于老实了,自行缩在角落里开始画圈圈。两人互相望了一眼,都不禁生出了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王守哲却没急着接联姻的茬,而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仙茶,微笑着看向安郡王吴明远:“明远殿下,我上次听天滟仙子提及,您正在安北卫圈地种植防护林,并实施改良土地,不知成效如何了?”

成效如何,王守哲其实早就已经清清楚楚。

他对吴明远和安北卫的了解,远超吴明远对王氏的了解。家将王梅成立的【群仙殿】,自数十年前便已经逐渐渗透安北卫,成为了王守哲的眼睛。

一提起这个,吴明远精神一振,顿时就不困了:“安北卫位于漠南郡西北边陲,乃是达拉大荒漠、西海郡,以及漠南郡的交界地带。那一片区域虽然名为‘卫’,但论起实际面积,其实比陇左南六卫加起来还要大。”

“我的计划是,先将安北卫逐渐打造成产粮基地,再凭借防护林不断向达拉大荒漠挺进,直至将整个大荒漠都化为数万里沃土。要知道,整个达拉大荒漠的总面积,几乎相当于半个大乾国。”

“如今,防护林的技术难关已经被我们初步攻克,具备了大面积种植的技术条件。我们的人还找到了几处地下水源,解决了部分灌溉用水问题。”

“主要农作物,我们采用了陇左紫府学宫长春谷改良后的【耐旱珍珠米】,它喜光耐旱,植株高大而根须粗长,可更好的穿透沙土壤层,有效汲取大地的养分。且珍珠米的亩产量极高,植株加工后还能养殖牛羊猪等畜生。而畜生的粪便,发酵腐熟后,又是很好的育田肥料。”

“次农作物,我们选择【玉晶葡萄】和【孜然香料】,前者可充分利用地下水水源地的优势,产出更高的价值,酿成葡萄酒进行售卖。而【孜然香料】,则是适合与【珍珠米】进行套种,最大化利用土地……”

一说起种田,吴明远真的是滔滔不绝,整个人都进入了亢奋状态,眼眸中也是异彩涟涟。

一旁的吴殿山却听得是昏昏欲睡。他只是个闲散郡王,平日里侍弄侍弄花草,钓钓鱼还行,至于搞什么大开发大种植,他是完全没有兴趣。

不过他知道,王守哲已经有些心动了,似乎正在出题考教吴明远呢。

倒是王守哲听得十分仔细,还时不时地点出一些疑虑,而吴明远也是一一耐心地解答。

随着王守哲越问越细,吴明远也是越答越细,从土壤成分,到育肥,到病虫害防治,再到地下水勘探发掘,灌溉明渠的修筑等等,甚至于对安北卫的全盘规划,建造等细节,他皆是了若指掌,信手拈来。

他在种植和建设地方上的造诣和与用心,至此展露无疑。

如此实力,便是连王守哲都听得是暗暗点头。

而王宗安眼神中也是隐隐有些钦佩。

他几乎全程参与了青萝卫的开发和建设,对于其中的难度清清楚楚。而安郡王想要开拓安北卫,难度远不是开发青萝卫能比。

毕竟,青萝卫所在的青萝海早就已经完成了开荒,在此基础上建设青萝卫,难度比起开荒还是要简单不少,但安郡王的西北卫,却几乎完全是荒芜之地,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从头开始。

“明远殿下,以您目前之规划,至多不过百年,便能将安北卫经营的不错。”王守哲给吴明远斟了一杯茶,又仿若漫不经心地问道,“然而,此地经营再好,也不过是区区一个陇左郡南六卫的体量,于整个大乾国之总体国力增强,不过是担水入池,不值一提。”

“安北卫那些许地下水,根本不足以支撑您开荒达拉大荒漠的宏伟计划,不知殿下有何想法?”

一旁的吴殿山忍不住心中暗自钦佩,这王守哲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为神奇的主。

旁人面对一个准帝子,都是要想方设法抱大腿的。而准帝子若要收追随者和臣子,也会仔细观察调查一番,然后会个面考个核什么的。

结果在王守哲这里倒好,两人的位置直接倒了过来,变成了王守哲对准帝子考来考去,这究竟是谁收谁啊?

不过,吴明远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个。

他难得碰上一个愿意听他说这些,还能听明白,甚至于一针见血提出问题的人,这会儿谈兴正浓,哪里停得下来?

他牛饮般地将仙茶一口饮尽,继续道:“守哲的问题,当真直指命门。关于此点,我已有了全盘计划。我们安北卫毗邻西海郡,从安北卫往西,距离我们最近的西海岸,直线距离仅有两千里。”

“西海”并不是真正的海,而是西海郡内的一个淡水湖泊,因为面积巨大,堪比海洋而得名。

“我计划,以西海为起点开辟出一条人工大运河,先是贯通东西,连通西海郡和西北卫,而后再以西北卫为起点,贯通南北,直通国都归龙城。如此一来,既可以解决达拉大荒漠缺水问题,又能打通河道,解决运输困难的问题。”

说起此事来,吴明远的眼睛都是放光的,可见他是极为认真地在规划此事。

只是不远处,正竖起耳朵听的安郡王妃却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们家殿下,又开始推销他的宏伟计划了。希望守哲家主听了之后,能够承受得住,莫要骂作荒唐而拂袖离去才好。”

“清蕊姐姐放心,我家夫君承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柳若蓝掩嘴轻笑道,“而且他自己也挺喜欢规划大局,倒是和郡王殿下投缘呢。不过,殿下那计划听起来很不错啊,为何会被骂荒唐?”

“唉~若蓝妹妹有所不知,我们王府的家底,几乎都已经投在了安北卫的开拓之中,且回本之日遥遥无期。而殿下那计划看着虽然不错,但其过程中需要消耗人力,物力,以及财力,绝非我们自己所能承担的。”

“之前,他还曾将此计划上表朝廷,想要说动皇帝陛下,由朝廷拨款来完成,却被群臣骂作‘妄想天开’。其实,便是连我们公冶氏内部,也是不太认同殿下计划的,实在是难度太大……”

公冶清蕊有些无奈地说道。

虽然她想要辅助夫君完成心愿,却也不能去强求娘家协助。更何况,以夫君那一系列的规划实在太过宏大,不仅工程量大,时间跨度长,且回本更是遥遥无期。便是连三品世家公冶氏,也未必能承担得起。

而数十年来,巨大的基础投入,早已经掏空了安郡王府的家底。公冶清蕊还指着安北卫扭亏为盈呢,因此对那大规划也是不看好。

岂料。

王守哲听完之后,却是频频点头:“不错,这个规划很有远见。这条巨型大运河一旦建造成功,便能将西海郡沿线,以及安北卫都盘活。投入虽然无比巨大,工程周期也很漫长,却能带来源源不断的长久利益。”

安郡王也被吓了一跳,不过旋即却激动了起来,一把抓住王守哲道:“守哲家主,你也认同的规划?好好好,我还以为只有昊皇兄认同呢。”

这数十年来,他也曾尝试过到处去推销这个规划,却只是收获了嘲讽无数。有好心者劝他,此时此刻,应当将注意力放在帝子之争上,而不是去弄一个数百年上千年的大规划。

即便等你真弄成了,帝子之争也早已经结束,你安郡王不过是为新大帝做了嫁衣裳。

“为何不认同呢?”王守哲点头赞叹不已,“此宏伟规划一旦完成,至多千年时间,便能将达拉大荒漠逐渐蚕食,为大乾增添两郡至三郡之力,极大程度增强大乾国力。”

“非但如此,有那两三郡的巨型粮仓支持下,足以额外多养活当今一倍之人口。”安郡王激动地说道,“届时,我大乾国力愈发昌盛,那与我大乾作对了数千年的蛮荒西晋,岂能抵挡我大乾的玄甲军?”

“安郡王之志向,让守哲佩服。”

王守哲也忍不住感慨。

他一直以为,安郡王就是努力开发安北卫而已,却不曾想,他心中竟有如此宏伟抱负。

其眼光,格局,胸襟,便是连王守哲都有些自愧不如。

不过,两人所处的位置不同,所守护的东西不同,格局自然也会不同。

对王守哲来说,长宁王氏就是他的根本。他所有的努力和规划,都只是为了长宁王氏能够更好的发展,家族能够更加稳固,小辈们能有足够的修炼资源,而家族的长辈们,也有机会去冲击更高的层次。

但安郡王却不同。

他身为皇室血脉,理应站在大乾国的高度去谋划未来。

岂料。

安郡王听到王守哲的话,却是微微有些尴尬:“守哲家主谬赞了。其实这些规划并非完全由我提出。”

顿了一下,他的神色仿佛有些黯淡道:“百多年前,我与昊皇兄时常坐而论道,讨论大乾的未来和规划。安北卫和达拉大沙漠的粮仓规划,不过是其中之一。昊皇兄对于东海,北海,西海,还有大荒泽,乃至于南荒域外,都曾有过详尽的规划。”

不过话虽是如此说,但其实那些规划之中,安郡王也是出谋划策极多。当年的他们,甚至经常会为了一些意见不同而争吵。

“昊皇兄?昊郡王?”

王守哲微微皱眉,这个名字他竟是没有听说过。

大乾国虽说有不少郡王,甚至还有好些隐世不出的郡王,但他此前了解过皇室的情况,虽然没有太深入,但现有的郡王及其基本信息都是知道的。但是昊郡王此人,他却是第一次听说。

“明远慎言。”一旁的吴殿山皱眉说道,“陛下早已经下令,不准再提起昊殿下。”

“是,叔爷爷,明远孟浪了。”安郡王也意识到自己失言,忙不迭行礼致歉。

王守哲见状心中狐疑。

不过,见吴殿山和安郡王如此反应,他还是按捺住了追问的心思。

以他如今的情报网,想要弄清楚昊郡王此人,理应不难,倒也不必非得在此时刨根问底。

时至此时。

王守哲对安郡王的表现,总体还是比较满意的。

事实上,早在王守哲感受到了帝子之争的威胁时,便已经开始在暗中搜集一切跟准帝子有关的情报了。

无论是康郡王还是安郡王,关于他们的情报,在王守哲那边都已经堆了有半屋子了。

可以说,王守哲耗费了数十年时间,去研究这两位准帝子,自然是对他们的过往,性格,以及一些私生活都有详细的了解。

没办法。

帝子之争兹事体大,容不得王守哲和整个王氏不慎重。

一旦王氏被卷进帝子之争中,必定是需要进行站位的。而一旦站位失败,不敢说王氏一定会灭亡,却必然会受到长期的打压。

一位大帝在位三千多年,王氏搞不好就要被打压三千多年,再大的家族也扛不住啊~

而王守哲对这两位准帝子的看法,也与常人不太一样。

康郡王。

表面上看起来,康郡王是一个完美的准帝子,勤政爱民、战功累累、声名显赫,甚至于他对自己的小家庭也颇为重视,教育出来的孩子们都各有各的风采,好些个孩子都已经成为了栋梁之才。

此外,圣地大天骄公羊策不遗余力的支持,也是康郡王的巨大加分项。

庙堂和皇室,以及地方各郡,多数都看好康郡王担任帝子,也给予了他种种支持。

蛟龙帮的龙无忌,便是康郡王的强力支持者之一。

而安郡王却是截然相反,他低调内敛,很少会出去社交,只是一门心思的在安北卫搞防护林,做基础建设。

若非他头上还顶着一个准帝子的头衔,怕是很多人都会忘记还有安郡王这么个郡王在……

可想而知,安郡王的支持者寥寥无几,其声势连康郡王的三成都不到。

若是换了其他世家家主,恐怕多半会选择加入康郡王那一边,因为那样看起来赢面更大。

然而,与那边的人几次接触下来,王守哲便清晰地感觉到,选择康郡王未必是一个好主意。

无论是一开始的钱氏嫡脉之争,还是龙无忌的大军压境,还有后来的商业倾轧,无一不显示着康郡王那边的决策者过于急功近利,或是说,办事有些不择手段。

也许,康郡王可以将责任推到曹幼卿身上,公羊策身上。

但,正所谓“上行下效”。

若非康郡王本身并不阻止,乃至于放任,或者干脆他自己便是如此行事风格,他的属下们又岂会如此?

在王守哲看来,康郡王此人的行事风格,行为逻辑都十分清晰,那便是一切都向帝子之位看齐,为此,可以不择手段。

他积累战功,是为了帝子之位,做出政绩,是为了帝子之位,玩弄权术,也是为了帝子之位。

而这其中,有好多政绩,都不过是表面功夫,看着好看,听着好听,但于整个大乾国百姓而言其实并无多少实际意义。

用王守哲上辈子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吃相难看”。

此外,还有一点也非常重要。

当前形势下,康郡王麾下已经人才济济,拥趸众多,即便王氏愿意加入康郡王阵营,也很难说会受到多少重视。

若仅仅如此倒也罢了,毕竟王守哲追求的,不过是平平安安度过时代变迁而已,重不重视也无所谓。

最怕的,便是以此人心性,有可能为了更大的利益将手中棋子抛弃掉。说不定哪一天,王氏就有可能成为牺牲品。

这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因此,王守哲一直在谋划和算计,在两个郡王之间,来回衡量与比较。

事实上,直至现在,王守哲依旧还在观望。不过,他的内心已经隐隐倾向于……安郡王。

与此有关的各种规划和计划,也都在暗暗酝酿着。

直至发生了这一次,王安业与吴忆萝的意外。

……

随后,王守哲又开始和安郡王闲聊,而柳若蓝也是陪着公冶清蕊扯东扯西,从美容美发谈到了教育孩子,再谈到修炼技巧等等。

王守哲不得不承认,他与安郡王相聊甚欢,彼此颇为投缘,在很多理念上也算得上是志同道合。

夜,渐渐有些黑了。

昏昏欲睡的吴殿山终于忍不住了,咳嗽着提醒说:“明远,守哲。你们要闲聊,可以回头慢慢再聊。今日咱们在此会面,可是为了商议两个小辈之事。”

角落里。

王安业和吴忆萝早已经蹲不住了,改成了趴在地上玩蚂蚁。每一息时间,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哎~大人们太磨叽了,他们走又不敢走,说话又不敢说,难受。

听到吴殿山的话,两小只也没细思,俩小脑袋就纷纷点了起来。管他什么事儿呢,今天先过了再说!

王守哲看了看柳若蓝,而柳若蓝也是缓缓点头。

而后,王守哲再瞅了瞅满眼希冀的两小只,终于转身对安郡王道:“明远殿下,我看守业和忆萝的确是一对玉女金童,才貌般配,情投意合。未来成亲后,也必会相亲相爱,互相扶持着走下去。咱们便来聊一聊他们的婚事吧。”

安郡王内心一喜,不过,表面上却是正色点了点头,允诺道:“我看他们也是彼此喜欢的很,那咱们就好好聊一聊吧。”

“啥?彼此喜欢?”

两小只四只眼睛倏地瞪圆,随即互相对望了一眼,两对无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脑门上全是问号。

相亲相爱?互相扶持?两家大人是怎么看出来这一点的?

……

如何谈的婚事暂且不提。

婚事刚开始商议的时候,两小只就已经被撵出去了,就连吴殿山也很快就离开了,具体的商议过程鲜少有人知道。

旁人只知道这一谈,便是谈了数日。

期间,郡王妃公冶清蕊数度掀桌子离开,又数度从房间里传来了冰冷肃杀的气息,安郡王夫妇连带着王守哲都一身狼狈地逃了出来。

总之,就是各种惊心动魄。

直至数日后,婚事彻底谈妥,安郡王夫妇方才带着吴忆萝,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青萝卫。

青萝卫。

城守府书房内。

安郡王夫妇走后,这间书房就被王守哲征用了。

荧石灵灯的光芒下,王守哲正面色严肃地书写着一封信,而长子王宗安则是垂手侍立在一旁,目不斜视,纹丝不动。

良久之后,王守哲方才将信写好,晾干,而后折叠好装进了信封之中,郑重其事地交给了王宗安。

他表情严肃地吩咐道:“宗安,你去一趟紫府学宫,亲口将此事告诉璃瑶。告诉她……”

“时机已至,按计划行事。”

“是,父亲大人。”王宗安身躯不可遏制的微微一怔,又旋即恢复了平静,恭敬地行了一礼,一点点退出了书房,这才转身离开。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然由明转暗,一轮巨大的红日悬挂在天边,将天边的云彩晕染得色彩斑斓。

远处的海面上,悬挂着巨帆的船只在夕阳中穿梭往来,也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红的光芒。

海鸥的啼鸣伴着潮汐声远远传来,依稀而朦胧,就仿佛在另一个世界。

正好,一阵海风刮过,吹拂得王宗安衣襟飞扬,也仿佛撩起了他心头的纷繁思绪。

他仰头看了眼天边,不仅微微眯起眼睛呢喃了一句。

“起风了呢~”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推荐小说阅读 More+
  •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雄鹰道长

    另一边黄石公庸则是用圆镜术看着张良捡起了黄石洞天。然后一股子冲天气运从天而降融入到了庸的身体之中。与...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阳小戎

    来自浅棠山的小狐妖觉得,不能再被动应对,全寄希望依靠于赵郎和朱先生救场了。否则迟早露馅,和赵郎一起被揍的满...

  • 绝世战神 醉清风

    木家门前,残肢遍地,鲜血染红了地板,如同一片活生生的可怕地狱,时不时的还会有一个木家子弟倒下,男的,女的,都有。与...

  • 万古第一神 风青阳

    林猇他们都非常震惊。“在五级恒星源世界,能到这种程度,真是夸张了。其他九个天君加起来,估计都不如他。”林猇...

  • 黑暗影帝 忘记离愁

    第二次的爆炸让整个大地都跟着颤动。就算是躲在时空间里的姚天君几人都能感受到那热浪是多么的厉害。等到外...

  • 帝国星穹 圣者晨雷

    这一夜对于整个大营来说,都是睡得甚不安稳。虽然营地选在了地势比较高的缓坡之上,再加上按照行军兵法,在营地周...

《第354章 守哲考核准帝子!风波将起(求月票)_保护我方族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果冻读书社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第354章 守哲考核准帝子!风波将起(求月票)_保护我方族长》最新章节。